pk10开奖预测

老伴的兴趣
  时间:2019-11-22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萝卜白菜, 各有所爱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与爱好,现年73岁的老伴也不例外,爱种地是其中之一。

她上世纪80年代初,带着孩子们随军到部队招工进厂当了一名裁缝工,家里没有地。我部队转业调回原籍后,与老伴同岁的我们先后退休。市郊乡下老家弟弟有一亩多小煤窑占用的矸石地荒抚多年,弟弟同意让老伴种,这下可来事了,她用两年多的星期天节假日,在不照看孙子孙女的时间,忍受着腿痛腰酸,硬是将几十车矸石刨出搬到地外,种上了庄稼。一滴汗水一份收获,这几年我们吃的白面与玉米面均是自产,没去超市买过。这不,前些天霜降一过,老伴又催我骑电动三轮车回家刨红薯,种麦子。从我们住的小区到村里,有20多公里,以前返乡乘车买票,办了老年乘车卡后回去不用掏钱买票,就更方便了,不过,许多时候都是我骑车带她回去的。

今年春天,老伴一角钱一根红薯苗买了800根,花了八十元钱,我们用了一天的时间,从家里拉水到地里,边刨坑边浇水边栽薯秧,一个星期后我们又浇了一次水。人算不如天算,由于久旱无雨,加之土壤不好,薯苗枯死大半,顽强活下来的结的红薯也很小,刨了两个多小时,仅刨了40多市斤的红薯,就这也比种玉米合的来。今年玉米种了两次,第一次出土不久便旱死了,后来下了一场中雨,我们又买了一次玉米种,花钱请播种机播种了一次,天公不作美,诚心考验人,还是没长成,立秋时节,全部耕掉,等于两播种颗粒没收。老伴却说:“庄稼不收年年种麽,没啥”。是的,有一年她在十几平方米的洼地连种三次,全部被水淹死,最终一无所获。为种地,她好像从来不算经济账。

她不仅种麦子种玉米栽红薯,我家后院房前屋后的空地,也种了菜,西红柿,上海青,辣椒,黄瓜,豆角,大蒜,什么都种,该种啥菜,她都提前一包包买好菜籽,没人催不用讲,她都自作主张浇水捉虫,为给黄瓜,豆角搭架子,不惜花十几元买来两捆小竹杆又扎又绑。

由于儿子在外地工作,儿媳上班,我们还有负责着照看小孙女。为了不误农时,她竟不辞苦。带着两岁小孙女回乡。秋夏乡下蚊虫较多,为不让蚊虫叮咬细皮嫩肉的小孙女,她提前给小孙女脸上,身上擦些花露水风油精之类的药水,她把孩子做的小车子放在跟前,一边逗孩子,一般干小菜地里的活,两不耽误。青菜长了起来,我们老两口,包括已成家的儿女们也吃不了,乡邻们谁愿吃就去薅。若带回市里,也会给左邻右舍送点,图个乐呵。

开始儿女们一直反对她去种地种菜,但看到她那执着样子,也只有任她我行我素了。她有她的道理,人老了闲不住,干点儿正经事,总比无事生非讲闲话强,总比那些被所谓的健康讲座忽悠强,更比那些跑庙装神弄鬼强。哦,在她身上,我似乎看到勤劳纯朴善良华厦劳动人民的美德,看到耕读传家久传承与发扬。

 

(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退休员工 秦世江)